一只加菲吖

💛💙努力产粮

绿间爸爸携黑子宝宝祝各位小仙女节日快乐!【已经过了六一了😭😭😭,上次发送失败没看见】

被辣到了?没关系,小黑子甜甜的吻可以解决一切👏

青黑,OOC,流水账

  渣文笔,流水账见谅。

“喂!是青峰大辉吗!邮政快递!到校门口拿!”

  “好好,我知道了。”青峰头疼地揉了揉脑袋,被迫起了床。

拿了快递回宿舍拆开一看,发现里面只有一张光盘和一张字条,光盘设计极其简单,遍体漆黑,只有中间圆孔附近有一圈白色的英文单词“Among The Sleep”,字条上则是介绍这是款游戏光盘,讲述的是一个小男孩和他的泰迪熊的故事,最后结尾表示很快就可以和青峰见面了很高兴,落款是陪你长大最爱你的好朋友。

青峰感觉有点莫名其妙,拿着字条和快递盒翻来覆去地看,发现快递盒上没有寄件人信息,他最近又不过生日,谁给他寄东西啊?莫不是桃井的恶作剧吧?

青峰觉得有些头疼,摇了摇头,又打了个呵欠,大早上被吵醒,感觉好不爽,现在睡不着,都寄过来了,先玩着试试看吧。

很快游戏就打开了,页面和光盘一样简洁,漆黑的页面只有光盘上的那几个单词,随后单词一闪,便是是否确认游戏,连一个多余的词和画面都没有。

“这游戏设计得也太不走心了吧,哪个公司做的,真会偷懒…该不会有病毒吧?”青峰嘟囔着点了确认,起身接水等着进入游戏。

“小青峰啊!!!早上好啊!伦家给你带了早餐!暖暖的豆浆趁热喝最好了!啊啊啊啊啊啊!!!”黄濑凉太“砰!”地一声推开门扑了进来,却不小心被地上还没来得及收拾的啤酒瓶给绊倒摔了个四脚朝天,手中的豆浆和粉面也一齐脱手甩向了青峰的电脑。

“啊啊啊啊啊啊!!!!不不!!!”抢救已经来不及了,黄濑凉太和青峰大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豆浆给电脑洗了个澡,再发出滋滋的呻吟后便冒烟黑了屏。

黄濑迅速地从地上爬起来哆哆嗦嗦地扣了扣眼角,“那个!那啥!小青峰啊!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我赔个新的给你……”说着便心虚地慢慢挪动到门口准备开溜。

青峰努力地呼吸平复心情想把变白的脸色压黑下去。

“我看你还是皮痒了,我今儿个非揍死你不可!”他伸手就要去抓黄濑,结果跑的太急被地上的豆浆滑了一下头一下就磕到了电脑,青峰瞬间觉得有股电流在脑袋里横冲直撞,疼的闷哼了声便不省人事。

一阵黑暗过后,青峰缓缓醒来,很奇怪自己的头居然不痛,坐起身往四周望去是一片昏暗,但依稀看的出来这是一个充满了童趣的房间,头顶上是叮叮作响的风铃,四周的墙壁贴满了儿童画,地上铺的都是带数字的泡沫板,这是把我弄到儿童病房了吗……可是为什么家具都那么大,他192的身高才占了床的一半,这床四周都被栏杆围了个结实,怕人掉下床也不是这样弄的……他觉得自己的头开始隐隐作痛了。

青峰现在浑身无力,费了很大劲才起来,站起来的时候才发现这个栏杆居然足足有他的三个高,有没有搞错??这咋回事??

正疑惑着,突然“啪”的一声灯被打开了,青峰被灯光刺地闭上了眼睛。

“宝贝,起床了啊~妈妈蛋糕烤好了,咱们去吃蛋糕~”

在叫谁啊,这房间里还有其他患者吗?

青峰感觉到自己被一只大手掐着胳肢窝给带离了地,他不断挣扎,吓得赶紧睁开了眼睛,入目便是一个女巨人的怀抱,而他像婴儿一样被女人抱在怀里。

“呵呵,宝宝不乖哦,让妈妈好好抱抱,不要动了。”这个女巨人边哄着还边拍了拍他的屁股。

青峰羞愤欲死,这么大人了居然还被人拍屁股,这巨人是怎么回事!宝宝又是什么鬼?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到底在哪里?

青峰忍不住捶打巨人的肩膀,锤了两下感觉到不对劲,才发现自己的手变得又小又嫩像个三岁孩童的手,他忍不住瞪大了眼睛环顾四周,意识到可能不是周围的东西太大了而是自己太小了,经过镜子的时候他看着镜子中的婴儿大小自己再次确认了自己的预感。

这太不可思议了。

直到被放在椅子上,围上了围兜,青峰还没有从震惊中缓过来。他忍不住看了看还在厨房端东西的女巨人,觉得还是静观其变比较好,他可能还在做梦。

女人端着蛋糕放在了青峰的面前摸了摸他的头,“噔噔噔,宝宝赶紧吃~妈妈去拿个快递~”

青峰等女人走后,小心翼翼地滑下了桌子往大门口跑,小短腿晃悠悠地还没到门口就被返回来的女人抓了个正着。

“小调皮 ,一刻都离不开妈妈?看妈妈给你买了什么礼物?”女人单手把青峰抱在了怀里,另一只手拿着礼盒逗他。

青峰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敷衍地应付着。吃完了蛋糕,女人把青峰带到了一开始的房间将他放在床上,要青峰自己打开礼盒。

青峰打开一看,一只有着水蓝色眼珠的泰迪熊!它有着蓬蓬的毛发,绒绒的很是可爱,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双水蓝色的眼睛,青峰心底升起一股熟悉感,但这明明是第一次看到不是吗?

“宝宝要和新朋友和睦相处哦。”妈妈拍拍青峰的头起身离开,“宝宝先和新朋友玩会儿,妈妈先去忙个事情。”说着,便出去掩上了门。

青峰看女人出了房间就顺着床的栏杆翻到了地上。

“喂,青峰君。”头顶突然传来声音,把青峰吓了一跳,抬头一看,发现本来应该被他放在床上的泰迪熊居然倚靠在栏杆上,水蓝色的眼睛正在一动不动地盯着他。

刚刚是这个泰迪熊开口说话了吗?

仿佛是为了印证青峰的猜想,那只泰迪熊又发出了声音,“我说青峰君,我叫黑子哲也,我们做朋友吧。”

青峰心中涌起莫名其妙的信任,心底有个声音在不停地催促他,快点答应,快点答应。

那只泰迪熊见青峰迟迟没有反应,就自己爬了下来,用没有手掌的手托起了青峰的手,盯着青峰的眼睛和他对视着,“我说青峰君,咱们做好朋友吧。”

青峰被那双眼睛叮的浑身酥软,心底发痒,只想一直被这双眼睛看着,立马点头答应了下来。

下一秒,泰迪熊就渐渐模糊透明了起来,周围的环境也开始模糊扭曲,感觉天地都开始旋转。

“黑子!黑子!你怎么了!”青峰想要握住泰迪熊的手,却像握住一团空气似的从手中穿过。“这……这是怎么回事?”

“峰君,要记得叫我哲哦。”泰迪熊说完便闪了一下消失不见了。

“哲!哲!”青峰四处张望着寻找他的泰迪熊,发现自己现在身处在一个扭曲的空间里面,各种各样的影响在他身边不断播放着。

这又是发生了什么?影像里播放着从出生,到幼儿园,小学,初中,直到大学画面,记录了他从小到大的经历,他还看见了哲。

他想起来了。为什么他在看到那双水蓝色眼睛的时候那么熟悉。

哲从他两岁时作为生日礼物送给他开始,便一直陪伴在他身边,他还给他取了个名字叫黑子哲也,每次父母出去工作寂寞了,小青峰就会拉着哲也说话,说着很多,仿佛那些话永远说不完一样,不管走到哪里都会带上他的小泰迪熊哲。

这种生活持续到小学,青峰喜欢随身带着一个泰迪熊的消息传遍了整个学校,班上的同学都在取笑他,说他娘娘腔,是还没断奶的孩子。

“我不是娘娘腔!”青峰怒吼着和取笑他的同学打了一架后,飞奔回了家,哭着把哲也从床上脱下来使劲摔了几下,再拿剪刀把哲也的衣服剪碎,因为太用力,还把哲也的身体给剪出了几条口子,露出里面的棉絮。

“都怪你,都怪你!我为什么要这么喜欢你,又为什么要这样被大家取笑!我不要你,我不要你了!”小青峰怒吼着将哲也从窗户甩出去。

画面定格到这里。青峰似乎明白了为什么看到那个泰迪熊会忍不住雀跃的原因。时间仿佛都停止了一瞬,画面再猛地逆时针旋转形成了一个漩涡将他给吸了进去。

好痛,青峰被漩涡传送出来就摔了个大跟头,站起身来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阴暗的地方,不大但是堆满了杂物,似乎是地下室的样子。

“青峰君,找到你了。”耳熟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青峰抬头,地下室的门口逆光站了个玩偶,那是?哲也?

“青峰君你还记得我吗?”哲也歪了歪头走下楼梯。

青峰这才发现,他的哲也破烂的厉害,以前给他穿的玩偶衣服已经脏的看不出原型,到处都是破洞,身体有的地方甚至还破损露出里面的棉花,沾染上红色的油漆??手臂似乎断过,上面还有缝合的痕迹,唯一不变的大概只有那双水蓝色的眼睛用和以前一样的眼神望着他。

“哲也,你……”还好吗……青峰感觉鼻子有点发酸,这是他小时候最好的朋友,可因为他的一念之差让他丢弃他。

“我想过去找你,可我……”青峰想要解释,但被哲也打断。

“我在被你抛弃后被桃井捡到了。”哲也盯着青峰的眼睛说着。“桃井修好了我,我悄悄去看过你,你有了新的朋友。”

这是事实,青峰放弃了解释,因为不管怎么解释也洗白他抛弃了哲也的事实。

“不过峰君,我们现在,又可以在一起了呢,我找了好久才找到了这个办法,把你拉近游戏世界,这样我们就可以在世界里一直玩游戏,你就可以一直留在游戏里陪我。”

什么游戏?

“当然是捉迷藏啊,小时候的峰君最喜欢捉迷藏了,每次找到我都特别的开心,不过这次我们来晚点不一样的,峰君你当人,我来当鬼,这次呀换我来找峰君你,要要藏好点哦,被我找到的话,可就会被我杀死呢。死了的青峰君虽然没活着的鲜活,可是这样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不是吗。”

青峰听的吓出了一身冷汗。

“那么,现在,游戏就开始咯~峰君~”哲也走到青峰的面前抱住了青峰的小腿,“现在你有五分钟的躲藏时间,五分钟后我就来找你,乖乖等我哦。”

青峰猛地挣脱了哲也,拔腿往楼梯上跑,冲出了屋外,屋外面的世界也是阴暗的,淅淅沥沥地下着雨,模糊了青峰的眼睛,青峰看不清路,只能凭着感觉奔跑着。

虽然到现在为止发生的事情又紧凑又莫名其妙,还玄幻,感觉就像小说一样,可青峰却不敢有丝毫大意,他觉得,这些可能都是真的。

青峰盲目地跑着,穿过了街道,跑进了小学,在走廊上感觉自己经过了一道看不见的屏障后,他意识到了有些不对劲。

“我发现你了哦,青峰君。”

他发现自己又回到房子前。

青峰忍不住后退了几步,发现又回到了走廊上。

这个世界是圆的!

哲也往前走了几步跟着青峰走进了走廊,“好了,青峰君,我找到你了。”

雨把黑子的毛发湿透了,水慢慢的汇集在脚下积成一摊红水慢慢地流向青峰。

青峰盯着这红水,细细地抽动鼻翼模模糊糊地感觉闻到一丝血腥气。

“哲……你……会流血?”毕竟玩具都有生命会说话了,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

“血?青峰君你真可爱,我是娃娃,怎么会留血呢。”

青峰正想舒口气却又被哲也的话把心给提到了嗓子眼儿。

“这些,可是那些垃圾们的血,那些阻碍我们在一起的,垃圾,的,血……”说着,哲也的嘴角似乎牵动了一下,“他们现在可成了真的的垃圾了呢~”

“垃圾的意思是……尸体…?”

青峰大辉有些疑虑,硬要说起来的话阿哲不过只是一个娃娃,而且这个世界明显不是自己原来的世界,不可能吧…?

黑子似乎是感受到了青峰的疑惑,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带着笑容,带着身上的鲜红的血,“青峰君不相信我?明明我为了你做了真么多…真过分呢。”

“来,好好的拉着我,就像小时候一样。”

“我带你看看那些丑恶的,拆散了我们的坏人们。”

青峰浑身冒汗,却感觉自己背心发冷,他想跑,但黑子的力量居然远在他之上,挣脱不开。没有办法,他只能被迫的被拉着走,走了很久很久,青峰甚至不知道走了多久,黑子才终于停了下来。

手上的力量终于松开了,如同重获自由一般的轻松感,青峰正准备往反方向跑过去,正转过身的时候就黑子却在背后悠悠的说了一句话。

“青峰君不要急哦,先看一下他们嘛,不然我的辛苦可就白费了呢。”

“什么?”

终究是好奇害死猫,青峰不该回头看那一眼的,那是何等震撼的场面。

眼前堆积成小山的残肢尸体,里面的头颅的脸分明都是自己熟知的人,或是同学或是友人,全部都变成一堆腐肉静静的躺在了这里,何等的骇人。

“阿哲……这…”

“我爱你噢,青峰君。从一开始,一直…一直都……”

“所以在你抛弃了我的时候,我好难过,当我知道你抛弃我的原因居然是这些不相关的人的时候,我好生气,所以我啊…”

“我就决定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了。”

“来吧,青峰君,我找到你了哦,我们的游戏正式开始了。”

黑子手里拿着一把尖刀,用尖头对着青峰,青峰甚至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拿在手里的。

黑子一步一步的向青峰走了过去,“峰君,快、快跑起来啊,我来追你了。”

“跑不过我的话,就要永远陪着我噢”

“被我追上的话,就要像他们一样陪着我哦,我会拜托桃井把你做成最漂亮的人偶哦~这样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呢~”

青峰吓得掉头就跑,谁来告诉他,为什么他可爱的的哲也会变得这么可怕?

青峰跑着跑着感觉力气流失的越来越快,最后被一块石头给绊倒在地。

“青峰君,跑不动了吗。那么接下来……”青峰实在是没有力气动了。

“你是不是对我做了什么?”青峰咬牙切齿地问。

“我只是不想再浪费时间了,青峰君难道不想早点和我在一起吗。”哲也缓缓地走到青峰身后给了青峰一刀。

青峰心里哀嚎,妈的下手要不要这么准正好捅肾上!然后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小青峰?小青峰?”

青峰缓缓睁开了眼睛,迷茫的看了看四周?刚刚是做的一场梦??

“大夫!病人醒了!您快过来看看!”

黄濑叽叽喳喳的好烦啊,青峰偏过头正想提醒黄濑,就看到一双水蓝色的眸子。

妈的我的肾开始隐隐作痛。

“青峰君对吗,我是你的主治大夫,黑子哲也。”